logo
教育科研
“北京十一学校”和“郸城一高”的对话
时间:2017年08月01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: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
 

照片右边的女孩叫刘悦,淮阳县人,北京11学校高中应届毕业,李希贵校长的助理,高中期间选读大学先修课程,目前已接到美国范德堡大学、波士顿学院荣誉项目等7所高校的录取通知,8月中旬即将赴美读大学。照片左边的女孩叫张冉玥,郸城一高应届毕业生,目前已被北京大学录取。7月19日下午,回家探亲的刘悦慕名来到郸城县教体局,和张冉玥以及郸城县几位教育工作者进行了一次对话,两位准大学生介绍了各自学习成长历程,分享了各自学校的管理文化、课程设计、学校生活等,对语文教育、家庭教育、高考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关于行政班和非行政班的区别

刘悦:北京11学校完全取消了行政班,全部采用走班教学,充分体现了学校的自由和多元。我小学和初中学校实行的都是行政班教学和管理,学校在各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和规范,学生不需要计划,只要严格执行就行了。而到11学校之后,什么时间、在哪、干什么、怎么干全要自己规划,每个学生都需要一个逐步适应和过渡。我认为,正是有了小学和初中阶段规范管理形成的规矩意识和习惯,才能在一个自主自由的环境中把握住自己,知道自己要什么,要干什么。

关于语文素养

刘悦:读书很重要,在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三个阶段,小学读书最多。因为那个阶段有时间读书,尤其是中华经典文献,那时候其实我并不太懂,但爸爸告诉我那是好东西、很重要,所以就大量读背,我7岁就能背《道德经》,所以在课本中出现某些经典的节选时,我就不但知道这段文字的意思,而且知道这段文字的出处、在原著中的位置以及原著的情况,读书对我的理解、记忆、思辨思维的形成帮助很大。我的写作能力主要是通过日记培养出来的,我很小就开始写日记了。

张冉玥语文就是听说读写,高考语文主要考察对文字的理解和思考能力,一些基础知识是必须要识记的,但是到中学阶段思考非常重要。要多读书,多关心时事。我也是小学阶段读书最多,也一直坚持记日记。平时我也没有下多大劲做多少多少题,有些题我不一定做,但会看,甚至能看出题出的好不好。我觉得语文课应该给学生留足思考的时间,不要用题海战术对待语文。

关于各种教育之间的关系

张冉玥:不同的教育在人生不同的阶段侧重点不同。12岁之前我觉得家庭教育更重要,这是习惯养成期;初高中时期,学校教育更重要,因为老师的引导和教育更专业;进入大学之后,主要是走个人的路。

刘悦:我觉得人际关系在个人成长中占60%——80%,同学、老师对我的帮助特别大。

关于教育改革。

陈勇(郸城县第三实验小学校长):我们在养成、课程、社团方面进行了一些尝试,持之以恒的抓学生习惯养成,开展图书漂流活动培养孩子阅读兴趣和习惯,每周五下午全校社团活动课,努力为孩子们提供一些机会和平台。场地不足是我们最大的困难。

刘德敬(郸城县第三高级中学校长):在语文教学方面我们必须有所作为。我们的学生生活很单调很惨白,缺少直接生活体验,读书少又没有足够的间接经验,语文课又没有教会学生思考,语文素养从何而来?我们计划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为社团活动课,学生们都到自己的社团参加自己喜欢的活动。学校新建的综合楼将专门开出一层作为图书阅览室,学生们随时可以到这里读书。启动走班教学试点,没地方是当前开展走班教学等改革的最大障碍。

刘现营(郸城县教育体育局局长):做任何事情都不能等到所有条件都具备了才开始。郸城比不了北京,郸城学校与北京11学校环境、条件、师资都没有可比性,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当前可以无所作为。三实小、三高等学校立足现有条件大胆尝试,希望更多的学校一起试,我们一定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。


上一篇:园本教研 不是“低头大会”
下一篇:没有了
(作者:佚名编辑:admin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“北京十一学校”和“郸城一高”的对话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