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理结构

一校五址,“田”字格局;七大中心,自治协作。公转自转相结合,条块纵横相交错。

A four school sites, "the field" pattern; central, autonomous collaboration Revolution and rotation combination, compartmentalization and interleaved.

书卷多情似故人

发表于:2017-03-20 13:59:56   浏览次数:

 书卷多情似故人

——记五年级引路课《忆读书》

学期伊始,开展引路课作为新学期学科教学的发端,已经成为翠微小学语文教学的常态,在学生学习方式方法、习惯养成、能力培养等方面起着引领性作用与普遍性推广之效,于是,选取典型、规范教学、学生本位、自成风格,是我们开课定位的主旨。

《忆读书》是五年级下学期“书”单元中冰心的一篇关于如何读书的文章。冰心娓娓道来,让人感受到老人生命岁月中,始终有缕缕书香滋养和丰富着她的人生。学生学习这样的文学作品时,慢慢沉静下来,融入其中,潜移默化地感受到读书给生命带来的最大的快乐。

作为教者,如何让学生品读文本的同时,探讨文字背后的情感,与作者在情感上产生共鸣,并有机卷入自己的书籍阅读体验,获得“知识技能”、“思维方法”、“情感态度价值观”的同步发展,获得学科素养的提升,获得书香的熏陶,是我们的一再希冀达成的目标。

第一课时由青年教师洪晓雪老师执教。洪老师从与学生交流喜爱的书籍入课,将单元综合实践的内容有机融入。通过学生朗读课文和字词学习的预习展示,体现了高年级课堂的对学生自学意识与能力的培养。

1.jpg

课堂上教师第一课定位是学生预习的系列内容在课堂上的碰撞,获得学情反馈,解决基础知识的难点,学会准确地整体感知、富有质量的质疑问难。因此学生第一课时的学习主要有四个方面。第一,展示课文朗读,给予评价,并规范易错字词的读音。第二,梳理文章结构、主要内容,学会准确地整体感知。通过课前预习及课堂上对文章的再思考,引导学生梳理出课文的主要内容。在梳理的过程中通过自我质疑和生生互动,激发学生思维,从宏观上把握文章脉络。如阅读210自然段,学生按顺序找出作者在不同的年龄段所读的书目,以及这些书籍对作者产生了的影响。学生在自学过程中,通过成组信息的提取、整合,学会归纳总结,能大段、有条理地表达;通过倾听他人发言,完善并严密自身逻辑;通过逐层深入发现读书对作者毕生的影响,深化对文本的理解与思考。第三,明确如何搜集作家的有效信息。学生从多个角度搜集了作者的一系列资料,但多为零碎、非重点的信息,教师从内容上引导学生关注作家的生平、文学成就、代表作及作品风格,并重点感受文学大家的作品特色、创作主题等,帮助孩子有意识地建构对文学作品的审美与鉴赏,提升审美品位。同时,在方法上引导学生删繁就简、取其精华,学会提取并整合有效信息资源,形成对作家的全面、有层次的认识。第四,在此基础上质疑问难,提出真实的有价值的问题,为什么冰心说读书是她生命中最大的快乐,这跟生命有什么关系?

2.jpg

整堂课从基础入手,规范严谨;重点明确,引导自如;语言自然亲切、文学性强,与原文的基调及作者冰心的性情吻合,给学生以温润的文学陶冶。

第二课时由经验丰富的韩亚芹老师执教。其环节安排以主问题入手,带动学生深入探究,有四个方面。品悟一组核心词句,唤起学生情感共鸣;唤起学生的生活体验,进行动情表达;融入主题相似文章,引导学生对比阅读,自主获得阅读能力。

上课伊始,教师和学生共同回顾作者少年时代的读书经历后,勾连上节课的质疑问难,直接出示主问题:为什么“我”永远感到读书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快乐!为了解学生的元认知,老师以“列举读书给你带来哪些快乐?”进行前测,结合前测得知:对学生而言只是从文字表面初步感知这种快乐,从梳理读书经历中初步体会读书使作者获益的快乐。那么,冰心所感受的生命中最大的快乐仅限于此吗?这快乐背后又隐含着多少作者丰富情感的体验,是什么样的文字,什么样的故事情节引发作者这种情感共鸣,这才是本课的教学重点和难点。老师正是以这样最有价值的问题作为统领全文的突破口,引导学生自主探究,力求发现文字背后的弦外之音,言外之意。

3.jpg

全班交流时,老师先引导学生提取核心词语。提取的过程中,教师随时关注学生批画情况,引导学生辨别哪些是核心词句并及时补充相关信息。如有的孩子们提取出“聊斋故事是短篇的......这对于我的作文课很有帮助,因为老师曾在我的作文本上批着柳州风骨,长吉清才的句子。”此时,教师就把问题抛给学生引发学生讨论:这是最核心的词语吗?有的学生就会说到:“这句主要写作者通过读《聊斋志异》使作者作文受益方面内容,不是最大的快乐。”“那么最大的快乐指什么?”教师又把孩子们的目光引向文本,让学生在倾听中思辨,在争辩中进行有效信息的筛选,从而进行深层次的思考,培养思维的缜密性、深刻性。

当孩子们谈到“我只好带着对于故事下文的无限悬念,在母亲的催促下,含泪上床。”这句时,孩子们抓住核心词“含泪上床”,体会到作者之所以含泪是因为对《三国演义》这本书恋恋不舍,这不舍中源于她情感之弦被拨动,与书中的世界融为一体,像这样的核心词还有很多,学生梳理出:哭了,又哭了,气愤填胸……,由此荡开一笔,老师一句“你有过类似的经历么?”孩子边饶有兴趣地畅谈自己读书的故事“为了读一本好书,常常背着家人躲到厕所里偷偷看”。其他同学补充到“为了精彩的故事情节不被打断,常常背着妈妈,彻夜不眠。”“甚至冒着被老师批评的危险还把头埋在桌洞下偷偷看书。”孩子们说得津津有味,文本学习与生活体验融为一体,读文本也在审读和提升自己的生活,并深入理解这快乐不仅仅是作者读书受益的快乐,更是走进人物内心世界、与作者情感上产生共鸣而显现出来的,这种丰富的情感体验正是作者生命中最大的快乐。

课程标准谈到:阅读是搜集处理信息、认识世界、发展思维、获得审美体验的重要途径。阅读教学是学生、教师、教科书编者、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。

4.jpg

正源于此,教师更不能局限于铺陈描述课文的表面信息,更应该引导学生通过表面文字信息去思维、探索、挖掘更深层次的知识内涵和情感体验,进一步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。韩老师正是引导学生感悟文字的同时,深入把握文字背后的意蕴,体会作者所表达的情感。

本课教学的最突出之处:巧妙的将《忆读书》与《长生果》进行整合,引导学生发现两篇文章的相同和不同之处。课上,教师引导学生从主题、情感上发现:两篇文章都写的是作者的读书经历,都能从读书尽力中感受到读书给作者带来的最大快乐。但是两篇文章的侧重点不同,冰心的《忆读书》重点写的是自己少年时代的读书经历,着重于“面”的描写;叶文玲《我的“长生果”》侧重于些读书对作者写作的帮助,着重于“点”的描写。这样指导学生可以从不同角度写自己与书的故事,为习作做了很好的铺垫。整个课堂教学环环相扣、层层深入,是一节朴实、真实、扎实的语文课。

这两节课紧密承接又各具特色,彰显出两位教师迥异的教学风格,但呈现出共同的教育理念与追求:变教法为学法,转课本为学本,培养孩子自觉自为的学习主动性,最终让孩子在漫长的语文学习历程中体验到书卷多情似故人,晨昏忧乐每相亲的读书之乐!

撰稿|韩亚芹 洪晓雪

摄影|朱唐兵

编辑 排版丨李红宾